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椒江:摔伤脚骨折 医药费问谁拿?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李雨霞 盛达娱乐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3日 13:18 阅读次数:52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盛达娱乐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盛达娱乐》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视频位于10:32 

      画面中拄着拐杖的是来自四川的郑师傅,他是位泥水工,去年12月跟哥哥到椒江一工地打工,在粉刷墙的时候不慎掉下来脚摔骨折了,花了不少医药费不说,郑师傅说自己的医药费连向谁去要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郑师傅:“2017年12月24号在工地椒江东环大道这里,在二楼包柱子粉刷柱子的时候,从脚手架上摔下来,然后脚搞去了。然后当时他们也没在 也没看见我,我也没叫他们,后来他们看起来都过来,都过来这个工头,他两夫妻也在上班,工头他老婆做小工,她当时还给我脚按摩了一下,后来这脚当时不是很肿,我也在那里搞了一下,后来不行,我说我要拍片,然后就这个,当时工头还给我300块钱,他说严重的话都他们公司出,不严重的话就叫我自己出。”
      
      郑师傅说,从脚手架上掉下来后,当时脚没有出血也没肿,事后他自己去了医院拍了片,检查才发现右脚脚后跟骨折了。然后在路桥的一家医院住了28天,先后委托哥哥和家人从包工头的上家--贝多芬装饰公司拿了7000块钱的医药费。
      
      郑师傅:“费用究竟是他们谁出的 我们不知道,反正我们医药费是在贝多芬拿来的,这个医药费现在他还没有给我付清,现在中医院还差5000块钱。”
      
      郑师傅说,自己的脚现在还没有好,需要继续医治,但是医院通知,只有把之前的5000多块钱医药费先付清了,才能继续治疗。由于受伤后没有做工,现在自己已经没钱再医治了,之后郑师傅带记者和调解员林文虎看了他工作受伤的工地情形。
      
      郑师傅:“脚手架不是有一人高差不多脚手架吗?就站在上面的时候操作的时候, 这个钢筋就这样一拉,钩拉翻了然后掉下来,搞的时候 我哥在那根柱子搞,然后工头的娘姨丈在那根后面有跟柱子,他在哪里搞,你说怎么看得见,当时这个泡沫砖堆起来,这里也有挡住了。”
      
      郑师傅还告诉记者,他是由他哥哥叫来的,一起帮一个叫做张春的包工头做零工,张春又是帮路桥一家贝多芬的装饰公司干活的,但是现在贝多芬装饰公司根本不承认他,包工头张春的电话号码也换了,联系不上,这样讨要医药费就更困难了。
      
      郑师傅:“问谁要,我现在都搞不清楚,工头说他反正,他也是帮公司 钞票结算都是由公司来结算,钞票也是他们拿。”
      
      记者:“你当初谁叫你来工作的?”
      
      郑师傅:“ 当时是跟我哥一起同工头一起到这工地上来的。”
      
      记者:“ 工头把你叫来的?”
      
      郑师傅:“ 对对。”
      
      记者:“工头叫什么名字?”
      
      郑师傅:“ 张春。”
      
      现在郑师傅的脚还是很刺痛,后期还要进行治疗,这笔费用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看着郑师傅拄着拐杖一跛一跛,确实也挺可怜,记者和调解员林文虎陪同他一起来到路桥贝多芬装饰公司进一步了解情况。
      
      公司陈总告诉我们,包工头张春原先是帮他们公司干过活,但是早就结束了,这次张春和郑师傅是帮杭州一家公司干活的。公司里有个外号叫胖子的小宋,具体是他帮联系的,对于郑师傅说贝多芬公司给了他医药费,陈总说他是帮杭州公司垫付的。
      
      陈总:“不是我们给的,是那边工地给的。一开始我给了他3000块,是为什么呢?那边不给钱,他说要看病,来我这里闹,那我说没办法,我先给你垫3000块钱,先给他看了病,然后那边钱又打回给我这样子,那个胖子在联系的,我根本不知道,钱我们公司来给他垫了3000块钱,然后那边公司打给胖子,然后胖子又还给我。”
      
      随后记者又电话联系了小宋,小宋说郑师傅和包工头张春是帮杭州一家公司做的,自己只是帮他们相互介绍了一下。
      
      小宋:“他是杭州一个建筑公司的。”
      
      记者:“你们是帮杭州一家公司干活?还是帮贝多芬这家公司干活?”
      
      小宋:“他是帮杭州那边干活的那边。”
      
      记者:“我问一下,这个是不是等于说你们公司承接过来帮杭州做的是这个意思吗?”
      
      小宋:“不是不是,那个是他直接过去给他们做点工的。”
      
      有一个做泥水(张春)的,他是帮做泥水的干活的。然后那个泥水帮我们干过活,是另外一个人,他说他那边缺人,叫我帮他找,有没有人干活。然后我就把他电话给他,他们就过去干活了。
      
      小宋:“你说是下面哪个包工头找的他?是不是叫做张春?”
      
      小宋还说杭州公司老板是一个邱姓的台州女老板,郑师傅要医药费应该问她讨。
      
      他接下来的医药还费欠了5000,还有要医治的费用,他应该找谁?
      
      小宋:“他肯定是要找那个女的,那个人姓邱的。”
      
      记者:“他说要找你。”
      
      小宋:“他找我也没用啊,我跟他又不是雇佣关系。如果要是我雇用过来的给我干活的,那我可以承担,因为他这个不是给我干活的。”
      
      郑师傅这活干的确实是不清不楚,上家的关系又很复杂,采访时,在贝多芬装饰公司门口,巧的是包工头张春和我们不期而遇了,对于几方的说法,张春又会如何回应?郑师傅的医药费能够讨要的回来吗?微信扫一扫,大民帮你跑。稍事休息,广告过后请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
      
      欢迎回来,继续关注做泥水的郑师傅帮人做工摔伤,结果连医药费向谁去讨都不清楚的尴尬遭遇.记者在路桥贝多芬装饰公司采访了解情况时,碰巧遇到了包工头张春.
      
      包工头  张春:“你就是那个把他叫来的?”
      
      不是,是他哥哥叫过来的,他哥哥以前在帮我做,然后我人不够,他哥哥叫过来,头一天下午下班了,我就跟他哥说了,我说兄弟干活,我跟他说了不要了,我就叫他跟他说,然后第二天来脚就摔伤了,本来跟他说 我都说不要了。
      
      张春说当时郑师傅在工地上摔伤时,没有目击者。
      
      包工头 张春:“受伤没有人看见他,说实话,没人看到他,干活是在那里干活。”
      
      记者:“他在你工地受伤肯定是事实,对不对?”
      
      包工头 张春:“那就不知道了,没人看见。我说的不算,你叫他,那天有八九个人,他们看见没看见。”
      
      记者:“那他伤的又是怎么伤的呢?”
      
      包工头 张春:“不知道!刚才我们也去了,我们也看了,那东西看不见 只有我哥看不看得见,墙把这个挡住了,哪看得到。”
      
      张春说,他是经小宋介绍了,自己为杭州这家公司联系干活的,工资也是由杭州公司出,但目前工人总计还有近9000块钱的工资没有拿到。张春给记者出示了杭州公司邱老板打给他的工资欠条。
      
      包工头 张春:“我们目前还有9000没拿到。他是那个胖子叫我去的。杭州公司的。”
      
      张春说自己前期是给了郑师傅300块钱的医药费。对于郑师傅说张春向他承诺过如果受伤严重的话医药费由公司出,张春表示是杭州公司邱老板的意思。
      
      包工头 张春:“是这样的 后来看了以后他说严重,到那里去医药费不够,老板娘在那个工地上,老板娘说你看好多少钱,有发票拿过来,老板娘给你报,然后就说看好了,适当的还可以补给你一点,老板娘在那里,他也在那里,胖子也在那里,亲口跟他说,还要发票拿过来看你。”
      
      经过各方面的详细了解,最后调解员林文虎帮郑师傅分析了讨要医药费赔偿的方向。
      
      林文虎:“跟这家公司是没有关系的,你的雇佣关系跟杭州这家公司,你现在所有的工钱,除了一部分支付之外,还有9000块钱的工资都没有支付给你们。那么工资谁支付的就是杭州这家工资,她打了欠条,老板有签字,所以说你们的雇佣关系,应该说你跟杭州这家公司,你受伤了也应该向这家公司来主张民事权利,民事赔偿。”
      
      记者采访后多次联系杭州公司的邱老板,但始终没有联系上,大民希望这位邱女士看到我们节目,也能主动出面把情况说明一下,尽早解决问题.在这里大民也要再次提醒广大工友,劳动做工前一定要明确自己是为谁工作,并且要和用工单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哪怕是打零工也是如此,因为有了一纸合同,出了事故基本权利义务清晰明了,不会相互说不清楚。否则像郑师傅这样糊里糊涂地干活,一旦出事会给自己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