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综合频道 > 大民讨说法

仙居:工作中摔伤 治疗停药了

大民讨说法 责任编辑:李雨霞 盛达娱乐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4日 07:20 阅读次数:50次
  • 精彩推荐
  • 今日热点
  • 往期节目
正在加载…
"扫一扫" 随时随地看盛达娱乐
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您可以关注《盛达娱乐》微信公众号
    字号: T | T

    新闻位于视频05:31

      大家看到的这位头上凹进去的,是仙居的方先生,他原本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安装师傅,2017年4月,在一次工作中意外摔伤,一直处于治疗的过程中,最近,方先生的妻子,陈女士找到了我们栏目,说由于广告公司不再支付费用,治疗不得不停了下来,希望我们帮忙跟对方协商一下,把伤先治了。

      
      在仙居县人民医院康复医学科的病房里,记者见到了方先生。手术后,方先生的头部已经呈现局部凹陷的形态。关于事发当时的情况,方先生表示,已经不记得了。
      
      方先生:“记不清了。”
      
      记者:“那你跟那个公司有没有签劳动合同什么的?”
      
      方先生:“没有。”
      
      记者:“没有,保险有没有的?”
      
      方先生:“没有。”
      
      记者:“那你现在躺在病床上,自己感觉怎么样?”
      
      方先生:“不舒服。”
      
      记者:“不舒服啊,哪些不舒服,能跟我们讲讲吗?”
      
      方先生的妻子陈女士:“讲过,他就马上不知道了,前一句问了,后一句他就不知道了。”
      
      陈女士说,自己有两个女儿,一个高一,一个才五岁,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生活本来就拮据,如今,丈夫摔成这个样子,自己深感绝望。
      
      方先生的妻子 陈女士:“天塌下来一样,还有两个女儿,小女儿体格不好,大女儿要读书,靠我一个人根本支撑不了,钱一点存款都没有,都是靠低保户,低保户,我自己身体不好,到医院两天就用完了,靠好心人,东边送点,西边送点。”
      
      大女儿每星期放学后,就来医院照看父亲,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父亲现在的样子,让她心痛迷茫。
      
      方先生的大女儿:“他每次都哭着要跟我去学校,之前没有摔跤的时候,他就说,你考上好的高中,我就陪你出去玩,现在都不可能了,现在他都躺在病床上,经常就说要陪我回家,但是他的病情不允许他回家,他就一直说,让我一起跟你回家好不好,来的时候,他就说我跟你一起回家,或者说,我跟你一起去学校,我去你学校看一下,我都没去学校看过你。”
      
      雪上加霜的是,最近由于广告公司不再支付医疗费,目前方先生的治疗是停滞的。
      
      方先生的妻子  陈女士:“那些行动都变差了,本来认人,有时候会认,我两个女儿有时候会认得清,现在认不清了。”
      
      记者:“意识不太清楚了,是吧?”
      
      陈女士:“是,行动方面也差下去了,各方面都不是很理想,差下去了。”
      
      方先生的遭遇,让人非常同情,他究竟是怎么摔成这个样子的,这个事情后续是怎么处理的?(切中景)记者和随行律师一起,陪同陈女士来到了这家广告公司——嘉邦广告传媒有限公司了解情况。
      
      负责人陈女士告诉记者,事发当天,是在仙居高速出口处给仙居园林公司安装一个效果图,在做收尾工作时,方先生出现了意外。
      
      嘉邦广告传媒有限公司负责人  陈女士:“她老公以前在我这里做,都知道的,这个东西,不可能发生这种情况,谁都说这个事情不可能发生的,他都发生了,确实发生了,然后还有安全帽都没戴,本来你是要戴安全帽的,安全帽你是必须要戴的。”
      
      记者:“那你们做这个活,有没有事先培训的,必须要戴安全帽。”
      
      陈女士:“那个临时的话,有什么培训,他以前做过,也知道的了,他知道要戴的,他都没戴,所以他们就说,他怎么回事,那天就好像鬼缠身一样的,做的时候,其他人去帮他扶,他说叫他们不要扶,然后他自己一个人在这边拆。”
      
      记者:“然后就倒下来了?”
      
      陈女士:“嗯,就倒下来了,如果他们说,假如一般灵活的人,他老公也不是很灵活的人,这个我们实话实说,比较实实在在的一个人,如果灵活的人,他就跳下来了,也不会有这个事情了,其实这个不高的了,只有几米的了,架子从地下,到顶部只有4米高,他们说人爬上去,只有1米、2米都不到,这样爬上去,平常的人,假如要逃生的话,倒了就要跳下来,他都不会跳的,他就抱住这个东西,就这样子摔下来了,是这个情况的。”
      
      负责人陈女士说,之前,方先生确实是自己公司的员工,但方先生的小女儿出生之后,只是有活儿的时候,公司才会临时把他叫过来,出事这次就是这种情况,临时过来帮园林公司干活。但对于临时工的说法,方先生的妻子陈女士不高兴了,双方起了争执。
      
      方先生的妻子  :“做了已经五年了,说是临时工。临时工,你先不要说,待会我还会给你解释的,我还会给你讲的,你这些都是没用的。“
      
      负责人陈女士告诉记者,出事之后,公司对方先生是负责的。
      
      嘉邦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负责人 陈女士  :”我心里想,我觉得如果有更好的医院的话,就把他放更好的,我跟老公两个人,由始至终,都是想救他们的,把他救好,把他救起来。“
      
      陈女士说,出事以后,他们公司还把方先生转院到浙江省人民医院治疗,已经做到了尽心尽力。
      
      嘉邦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负责人 陈女士  :”你们家里条件这样子,我对你们做得这么好了,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子啊,对不对,我说你做人要讲良心,要实事求是啊,什么事情出来了,要针对什么事情去处理解决,不是这样子,一味的抓着我们不放,你干嘛啊。“
      
      很显然双方由于立场不同,看法也不一样,方先生一家觉得事情是为你干活出的,你要兜底,而公司认为,你自己干活不小心,我做到这样,已经仁至义尽。但事情总要解决,那么,公司为什么要停掉医药费呢?
      
      欢迎回来,前面我们讲到仙居的方先生,在帮广告公司干活时,摔伤了,公司一开始是负责的,但是,现在,不肯付医药费了。这是为什么呢?
      
      公司负责人陈女士说,事发后,公司在方先生身上已经花了40多万,其中一部分还是向别人借来的。方先生目前应该回家疗养吃药,但家属不肯。他们只得停付医药费。
      
      嘉邦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负责人 陈女士:”省人民医院出院,医生就跟我们说过的,像他这个病人,回家疗养,这个药必须要带过去吃的,要用的,也是这样子说的,但是不要把他碰到了,不要让他摔倒了,所以我在管的话,这段时间都是用的,从中停药,都是她自己不肯造成的,就是住在人民医院,自己不肯出院,后来停了药,就是停掉了,没有了,你说像他老公这个病人,停了药,她这样子闹,是帮老公,还是害老公,我们不管于情于理,于私于什么,你总要站在老公的角度想想。“
      
      医生讲继续治疗,没有讲出院。
      
      事已至此,不管出院与否,方先生需要继续用药是肯定的,这个费用,负责人陈女士是否愿意出面承担呢。
      
      嘉邦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负责人 陈女士:”我现在就是没想法了,因为她没有态度了,那逼得让我们也没有态度了。不管怎么样,她一个说话不算数,还有做事情,她是做着一套,背地里一套,弄得有损我们名誉,到处造谣,我的意思就是主责是园林,又不是我们,我现在目前已经垫付了这么多钱,别说40几万元,拿出30多元,我也已经垫付了,目前的医药费都是我帮她垫付的了,为什么到外面要伤我的感情,伤我的自尊心,到处造谣我们怎么怎么,那你总要去园林,到现在,园林都还没去的,你总得要向园林索要了,园林我们初步去跟他们沟通过了,园林说,你们想怎么解决,还要他们家里要有个态度,一起才好去,这个陈律师你懂,知道的,那你说这个事情怎么办啊?我一直就是这样子想,跟我老公说,早早跟她说,那你觉得对我们不相信,你找个你觉得可靠、相信的人过来,能做的了你家的主,你叫个过来,老是没有做主的人,就是她无理取闹无理取闹。”
      
      事后,记者电话联系到了负责人陈女士口中提到的园林方面的相关负责人,他向记者介绍了他们跟嘉邦公司的合作关系,并表明了态度。
      
      仙居县市政公共工程建设中心 主任 沈熊伟:“常规做法,比如说我们把效果图发给广告公司,要这样做这样做,就他们安排人安装上去,是这样一个关系,把这个活承包给了嘉邦这边,合同没有签订的,我问过,合同没有签订的。这个我当时跟嘉邦的负责人说了,第一个,先把人治好,第二个治疗的整个费用,叫她先承担,整个弄好之后,我们跟她的合作关系,合同都没有的,我们认的,如果谈得拢,就是你出多少,我出多少,如果谈不拢,我们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我们园林这边就是说,当时没跟嘉邦这边签订合同,所以也愿意承担一部分责任。我们于法于理于情,都要承担的,我反正跟她说,人先治好,什么都好说,第一步先把人医好。“
      
      在电话中,记者也将目前情况向沈主任做了说明,沈主任表示,他也会跟嘉邦公司去进一步沟通此事。那么,在这个事件中,方先生要获得赔偿,应该先明确哪些法律关系呢,大民随行律师做了具体分析。大屏:伤员
      
      大民随行律师    陈程飞  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我们主要分析受害者,他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受伤的,那么他在受伤的情况下,又是与公司、园林三者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关系,这个是最主要的,我们不排除,存在着两种的可能性。一个是受害者,与公司还是园林,是否存在着劳动关系。那么要形成劳动关系的话,双方应该就用工、包括工资的发放,上班的时间,都要符合劳动法的相关规定,那样子才能形成劳动关系,如果双方形成的是劳动关系的话,那么可以确认受害者是不是在上班时间受伤,如果是上班时间受伤的话,可能就会形成工伤,那么如果是工伤的情况下,按照法律规定的话,应该按照工伤的标准进行理赔,但是我们也不确认说劳动关系是不是非常明确,因为这个是需要受害者,包括用人单位进一步去确认双方关系,当然如果是在排除劳动关系的情况下,那么我可以进一步确认是劳务关系,劳务关系根据法律关系,就是雇主雇佣雇员去实施劳务行为,那么在实施劳务行为的过程中,就是雇员受伤的话,雇主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既然嘉邦公司跟园林方面,都愿意协调这件事,大民也建议方先生的家人,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三方好好坐下来协商此事,目前,康复治疗还是最重要的。另外大民还要多说几句,作为工人,规范操作,安全第一,不要因为一时的大意,害了自己,拖累了家庭。同样,作为雇主,也应该加强管理,对作业中不规范的行为要及时整改,不然出了事情,责任还是跑不了的。
    文章来源:大民讨说法
    0 /300
    验证码,点击更换
    表情